神仙写文

侑李:

[一个神出鬼没的一宣]

无非玩家 MERELY PLAYERS / 侑李


购买地址:戳我

预售时间:2018.5.29 18:00 — 7.10 24:00

特别注意:

  1. 嘉世时期叶修中心无CP!无CP!!无CP!!!

  2. 根据预售数量下印,此后不再重刷,请有意入手的读者们互相转告,十分感谢;

  3. 购买时请遵守代理店内相关规则,做个文明人;

  4. 在连载期间为我写过长评的朋友如有兴趣,请将【您的评论链接和TB订单号】私信给我,由我统一交给代理老师送出特典;

  5. 其余详细信息请见宣图。

记忆模糊好似AV,我努力拼凑高清片段

🐙:

      


我这人吧,有个特别好的习惯,就是基本不在lo上说自己的屁事,可能有几次按耐不住情绪BB了点什么,但在三十分钟后就耻的不行默默删了。


关注的各位都是来看文,我的思想情感生活动态什么的,你们应该不感兴趣也不大想知道,没什么故事的老阿姨就努力缩成一团,不吱声,不去打扰你们好啦。


哦,也有可能有极个别人,关注是想看看这个别样的傻逼闹笑话……


总之今天破个例,写个不算回忆的回忆,但因为记性不好又懒,实在没什么可回忆。
    
  
有这样一个人。


她捅刀子,撒玻璃渣,内心仍对爱情,梦想抱有最美妙的幻想。


她捅刀子,撒玻璃渣,却能厚着脸皮在别人写BE的时候撒泼打滚。


她捅刀子,撒玻璃渣,打完滚还不算完,还要写BE进行打击报复!


她捅刀子,撒玻璃渣,弄得我在此时都想不起一点甜蜜的回忆。


好吧,既然都破了例,就说点好的。


她捅刀子,撒玻璃渣,让我仔细端量生老病死,怨憎会,爱别离,求不得。


她捅刀子,撒玻璃渣,我却仍为她每天刷TAG旁边那个不断跳动的灰色气泡。
  
   
  
她就是我在碧鸡圈最喜欢的太太,我心中全职碧鸡最好的文手,我的好基友。


夏越澈。


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。


她很酷,很冷酷,很残酷,很各种意义上的酷。


不足一米六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的我就是黑】的小身板里住了个坚强的大怪。


今天下午她亲手neng死了自己的lo,删个干净后决绝离开,头也不回。


那时我没在,没能看到她怎么走的,没能看到那个我点击过无数次的lo是怎么消失的。


遗憾,有,但不觉得难过。


脑内总觉得那个背影一定像黑曜石一般,闪耀,厚重。


也许抻着懒腰,步调不疾不徐,嘴里念叨着“啊啊,不好玩了我走了。”


挺好的。
   
    
  
一直没告诉她,我是因为看了她的文才入圈的。矮油,人家脸皮子薄,有些话说不出口的【呵呵。


她也一定不知道,我在lofter上第一个关注的人就是她。


我把关注藏起来了啊哈哈哈哈哈。


大概是在某个夜晚太寂寞吧,打开才下载的软件,界面很简洁,我却没什么太大的兴趣【因为不是约,泡软件?】,百无聊赖随手刷着全职相关。


缘分到了吧。


全职高手298485个参与【刚刚翻的,不要在意这种细节】,怎么会这么巧,正正好好,一分不差的看到她写的玛丽苏文【哈哈


更神奇的是,我他妈居然第一眼就被戳中了??随后不由自主的点进那个浅紫发白的浑浊(?)头像,从头到尾翻完里面所有的文。


夜空仿佛都比往日更晴朗。


科科,屁啦,记性不好的人怎么可能记得那么久前的天气。


无所谓,反正环境描写都服务于内心。
  
      
    
到现在我都记不起来我们是怎么认识的,想了半天都没一点头绪,顿感记忆力感人,自取其辱。


Isa争着要帮忙回忆,但她小学语文课本一般抒情的叙述让人胃口太过不适,我念及腹中12块钱加料炒饭的安危,冷漠的打断了她。


让历史成迷吧,即使不成迷,也不要成一滩形容恶心的液体。
 
     
  
几个朋友都曾跟我说,其实一开始是想勾搭夏越澈大大的,但夏大气场太强,不敢上前嘤嘤嘤,所以就来勾搭你了。


哦。【冷漠
 
  
  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
此处应有夏太太黑历史,但作者为了友谊的小船不翻船,打上了马赛克

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  
  
  
虽然她###################,但我仍觉得坐在电脑专心更新,写文,撕逼(…)的她,闪着光。


这位在圈内算是高龄的老阿姨,偶尔会和教导处主任一般,跟我畅谈人生理想还有未来。国内TOP学府,镇国重器出身的文史学科学生,肩上总是担着道义二字,指点江山慷慨激昂,老胳膊老腿一抡,仿佛随时能策马提枪,势不可挡。


暗搓搓的,每到这时我都想递给她根棒子,让她耍个花枪翻个跟头,看看会不会露出一条毛尾巴,变成那只踩着祥云,啃着桃,天不怕地不怕的野猴。


扬着脖子,眼风却往下扫,“一个能打的都没有!”


我嘛,在台下嗑着瓜子看大戏,抽空再配合她鼓鼓掌就好啦。


“啪啪啪,好好好,无敌是多么寂寞啊。”
   
  
  
有时看着屏幕上条理分明又直戳内心的句子,心惊之余,又暗自庆幸,能透过网络认识这样一个人,并看清其冷静中灵魂的汹涌。


棱角分明又肆意随性。
  
  
  
听说她最后一条lo写,茫茫人海有幸与君相遇。


然后戏剧性的转身离开,不回头看爆炸。